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

吃播禁令后,靠“狂吃”赚钱治病的东北小网红回到了学校

摄影 & 视频 | 兰洋 王振东

剪辑 | 像素笔记段卉 陆荏葭

编辑 | 小为 匡匡

平台发布“吃播禁令”后,吃播销声匿迹,小石头也不再直播吃饭的内容。评论区的网友分为两派,一派呼唤“小石头归来”,一派则希望小石头回归课堂。“

帮爸爸打光的小石头。在“吃播禁令”发布后,小石头很少出现在直播间了。

被网友贴上“可爱、搞笑、治愈”标签的小石头,在短视频平台拥有近 400 万粉丝。在他人气最旺时,直播间同时有超过 10 万人看他吃饭。

走红的同时,小石头的爸爸初斌遭遇了一些网友的批评,“孩子都那么胖了,不要再让他吃了”。也有人质疑初斌是在利用儿子赚钱。

“吃播禁令”后,小石头慢慢淡出了直播,直播间的主角换成了他的爸爸。面对粉丝“小石头去哪了?”的追问,他讲出了另一个故事。

短视频平台的兴起,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,小石头就是其中之一。

在 2018 年接触短视频之前,小石头的日子过得孤单。因为体型肥胖,他常受到小区孩子们的嘲笑,他不能上幼儿园,没有朋友,不爱说话,也不愿出门。

“眼看着他一天天变得孤僻起来”,父亲初斌说。

爸爸说,小石头不上直播时喜欢一个人发呆。

经过长期治疗,今年 7 岁的小石头开始上小学。同时,小石头在短视频平台拥有了 369 万粉丝。

看小石头直播吃饭,是粉丝们最欢乐的时光。有网友说,不看表演,光看到他那张胖乎乎的圆脸,“就能感受到满满的治愈”。

但也不断有人指责初斌,“孩子都那么胖了,不要再让他吃了”。

面对指责,初斌有些无奈,但他很少解释 —— 孩子的胖,并不是吃出来的。

结束直播后的初斌,坐在椅子上休息养神。

朋友眼中的初斌,是个能干的人。他开过饭店,做过工程,算不上“有钱人”,但日子也算富裕,买房、结婚、生子 …… 一路顺顺当当。

2014 年,初斌的好日子戛然而止 ——14 个月大的儿子小石头,被确证为肾病综合征。

医生口中说的“易感染”、“可导致血栓”、“引发急性肾衰竭”等专业名词,初斌听不太懂,但他肉眼可见的是,确诊后的儿子,逐渐全身浮肿,变成了一个小“胖子”。

除了浮肿,大量用药带来的副作用,也在孩子身上显现出来:疼痛、吐血、呼吸困难,甚至突然昏厥 ……

初斌带小石头去检查身体。

虽然已到了上学的年龄,但孩子的身体状况,只允许他待在家里,由人全程看护。

“后来我发现,孩子不会笑了”,初斌说,“因为很少和外界接触,他变得越来越内向”。

另一个症状是厌食,“再好吃的东西也提不起兴趣”,唯一让初斌欣慰的是,孩子不抗拒吃药,“冰箱里的中药,我每天都会加热了给他喝”。

药很难喝,但孩子很顺从,初斌说,“因为他也想快快好起来”。

小石头说,是男人就不能认怂。

“这些年,为了给孩子看病,陆续花了快两百万”,初斌说,多年的积蓄花没了,亲戚朋友能借的也借了,“后来人家也不借我们了,说这是个无底洞,还不上”。

曾经的小老板初斌,为了给儿子治病,去摆地摊,在工地打工,他有点伤感,“年纪越大,反而越活越难” ……

2017 年,因为缺钱,初斌卖掉了自己的婚房。

等待爸爸下播的小石头。

初斌坦言,“不该让儿子这么小就玩手机”。但在家里,除了跟父母谈话和玩手机,小石头再没有了解外界的渠道。

“所以我也放低了要求,只要他开心就好”。小石头在短视频平台上找到了生活的趣味,“他最爱看搞笑视频”,初斌发现,儿子不光看,还爱模仿,“经常把自己逗得哈哈笑”。

这是生病之后,小石头很少表现出的快乐。“然后我就试着给他录了一段搞笑视频,发到了平台上”。

初斌说,发这段视频的初衷,只是逗孩子开心,“没想过要火”。

父子一起为食品商家直播带货。

但让初斌万万没想到的是,短时间内,这一段视频获得了数百万的播放量,“我甚至不知道,这几百万人都是怎么来的”。

看着陡增的数据,初斌双手发颤,几乎拿不稳手机。镇静下来后,他开始给儿子一条一条读网友的评论,“他们说孩子可爱,有福相,有搞笑天赋”、“光是看看这张小圆脸,就觉得很开心”。

受“一炮走红”的鼓励,小石头父子又拍了一些短视频,也得到了网友的喜欢,他们为小石头打上了“胖乎乎、可爱、搞笑、福气”的标签。

小石头在练习“一字马”,他希望多学一些才艺。

为了满足网友的需求,小石头开始学习脱口秀,模仿秀,说唱 …… 随着一个个视频的上传,一年半时间,小石头父子有了三百多万粉丝。

“他比以前快乐、自信多了”,走在街上,小石头常被粉丝认出来,要求合影,有人甚至直接搂过他亲上一口。这个小区里的孤单小怪孩,摇身一变成了小明星。

小石头吃播表演短视频截图。

“为了和网友互动,我们也做一些直播”,初斌发现,小石头的“吃播”,最受网友欢迎。

“大家都说他的吃相可爱,看得人流口水,非常治愈”。2019 年,小石头人气最旺时,直播间同时有超过 10 万人看他吃饭。

就这样,“吃播”成了小石头的招牌。

在初斌的管制下,小石头最近开始控制食量。

随着小石头吃播的走红,家里的经济状况也得到了改观,“一些食品公司很看好小石头,找我们吃播带货,利润分成”。

初斌对商品的选择标准很简单:价格低、安全、质量有保障。儿子吃播之前,他都会先试吃,之后再开始售卖。

小石头的吃播带货,得到了粉丝们的鼎力支持,“销量非常好,我们一家的收入也多了起来”,初斌说,吃播的收入,除了支付孩子每个月 7 千元的治疗费用,还开始偿还以前的债务。

带货的食品很诱人,小石头想尝尝,被妈妈怒斥。

“我也被许多人批评,说孩子太胖,‘ 营养过剩 ’ 了,不要为了挣钱,让孩子吃太多”。

“当然,这些都是出于善意和关心”,初斌说,有一位粉丝,担心小石头买不到合适的衣服,一年四季都给他寄衣服;有粉丝联系初斌,给他推荐减肥的方法 ……

初斌说,面对批评和关心,多数时候他都没有解释,他很少向人提起儿子的病情,免得别人说他卖惨。

很多时候他只是提一句:“小石头的胖,不是吃出来的”。

平台发布“吃播禁令”后,吃播销声匿迹,小石头也不再直播吃饭的内容。

粉丝们发现,小石头的直播间发生了变化 —— 多数时候,父亲初斌成了主角。小石头出镜率低了很多,只是偶尔拍拍小视频,或者给爸爸打打下手。

“换小石头来,我们要看小石头!”面对粉丝们的强烈要求,初斌给出的解释是,孩子上学了,时间少,直播影响学习。

直播间的主角变成了爸爸,小石头成了幕后工作人员。

“吃播禁令”后,初斌一度有些担心,“这可能会直接影响人气和收入”,但他很快也坦然了,“老做吃播,对小石头也不好,不吃,他还轻松一点”。

在小石头的视频主页上,吃播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他在校园里的生活场景。

进学校前,小石头亲吻爸爸。

放学后,小石头高兴地向爸爸汇报,今天在学校又被老师表扬了。

评论区的网友分为两派,一派呼唤“小石头归来”,一派则希望小石头回归课堂。“网友的评论,我都看了,有时他们还会发生争执”,初斌说,这让有心里很不好受。

偶尔遇到有态度不好的粉丝,初斌也不去争辩,他认为,“在我们一家最困难的时候,是粉丝改变了我们的生活,让他们高兴,就是最大的回报”。

“吃播没了,还有其它内容,接受改变吧”,初斌说。

如今的小石头自信满满。

一个多月前,初斌从医生那里得到了让他振奋的消息,经过长期的治疗,孩子的身体状态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。

而更让初斌高兴的是,孩子变得不再孤僻,他爱说话,喜欢学校的生活,每天都会把学校发生的事情说给他听。

“他说,爸爸,很多老师都认识我,经常有同学找我合照”。初斌看得出来,谈起学校的见闻,多数时候,儿子的脸上洋溢着快乐和兴奋。

面对镜头,小石头展示了自己的全套表情包。

“目前我们的打算,就是好好生活,坚持治疗”,初斌说,他不指望儿子将来会成为一个明星,“网红嘛,总会过气的”,他只求儿子活得健康、快乐。

“有朋友让我送孩子去学表演,我拒绝了”,他不希望给孩子身体增加负担,“等他长大之后,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来吧”。

以上内容由"中国人的一天"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国内新闻

国内新闻

把握真实,传递热点

订阅

觉得文章不错,微信扫描分享好友

扫码分享

热门推荐

查看更多内容

热门订阅 换一批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