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

美国大法官上任带头开倒车?2020 了,女性被强奸也不能堕胎

当地时间 26 号,Amy Coney Barrett 在白宫宣誓,正式就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。

从前任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,川普提名巴雷特接替空缺算起已经过了一个月。在参议院表决通过之后,这事如今算是定下来了。

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临近总统选举日的大法官提名任命,川普的 " 临危受命 " 似乎将发挥超出想象的作用。大选在即,巴雷特的成功就任无疑是川普及保守派共和党的一场胜利。

而更深远的影响是,她的就任可能足以撼动未来十几年,乃至几十年内美国的意识形态走向。

对普通民众来说,这意味着未来可能要面对更为坎坷的法律变更,和由此而来的禁锢与痛苦。

作为美国的最高法律机构,最高法院有权处理极具争议性的法律、州与联邦政府之间的争端,而最高法院的决定,往往会影响到普通人生活的各个方面。

巴雷特的就任,让 9 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比例变为 6 保守派:3 自由派。在大部分裁定施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下,保守派的主张会进一步占据上风。

2018 年的最高法院大法官

这将导致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反堕胎、反 LGBTQ、支持持枪权、推进宗教影响力等保守派主张会占到优势。而具体到巴雷特本人,她对围绕以堕胎权为主的女性权益部分的意见,成为不少人关注的焦点。

我们之前介绍过巴雷特其人,她是忠实的天主教徒,在公开演讲中甚至还表达过 " 法学的根本目的不是让你成为一名律师,而是去认识、拥戴上帝 " 这种观点。

此外,她还被曝出是宗教团体 "People of Praise" 的一员。这个团体被认为是《使女的故事》灵感来源,主张 " 妻子应该无条件服从丈夫 "、" 女性应该按照传统回归家庭 "。

如果这些都是她本人自由的思想倾向那还好说,但问题是,如今她手里的权力太大了 ... 有报道认为,她的上任会严重挫败美国的女性权益,甚至会让女性失去支配自己子宫的权利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我们从巴雷特经手过的案件足以看出端倪。

2019 年,印第安纳州的一项新法案要求未满 18 岁的女孩进行堕胎时,即使她本人要求法律优先权大于父母的意见,也依然要遵从父母安排。

示意图

换言之,未成年人想堕胎就得听爸妈的。虽然法律允许你堕胎,但如果父母不同意,可能会对最终结果造成影响。

在当时,这条新法案因大多数法官的反对而未能推行。但巴雷特在裁决过程中投了坚定的支持票,寻求重新探讨这条法案的可行性。

同样是 2019 年,巴雷特参加了一个一致通过的小组决议,支持芝加哥推行所谓的 " 泡沫区条例 "。

这个条例是指,在堕胎诊所周围应该有一个不允许接近的区域,如果你没拿到相关许可,就不能靠近堕胎诊所。而巴雷特在这两个案例中的表现,足以看出她本人的立场。

再加上,近几年美国的反堕胎趋势愈演愈烈,让人不由得担心会不会就这样开倒车一直开下去。

美国现行的关于堕胎的 " 罗诉韦德案 " 诞生于 1973 年,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 46 个州的堕胎禁令,承认女性拥有堕胎权,权利受到宪法保护。但这么多年来,反堕胎团体一直在争取推翻判决。

反堕胎者认为婴儿也是人,要尊重婴儿生而为人的权利,尊重生命。他们觉得在任何情况下实施堕胎都等同于杀人,是文明社会中不该出现的野蛮行径。

于是在各个州的堕胎禁令中,对婴儿 " 是否为人 " 的标准做出了严格的界定。2016 年之前,部分禁令规定的标准是 20 个周——只要怀孕超过 20 个周,就不允许女性实施堕胎。

2016 年,俄亥俄州的 " 心跳法案 " 进一步缩短了这个标准,只要能检测到婴儿的心跳就不允许堕胎,而检测到婴儿心跳的时间,最早是在怀孕的 6 周后。

在这个阶段,很多女性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怀孕。这意味着即使你没有发现受精卵的存在,一旦错过了早期的堕胎时机,就必须要把孩子生下来。

女权人士认为,反堕胎禁令为了保全所谓的 " 人权 " 和 " 生命的尊严 ",让全体女性成为了牺牲品。在没做好养娃准备的情况下被迫生下孩子,是对一个人生理和心理上的彻底摧残。

最重要的是,生育将彻底改变往后的人生走向,不仅是妈妈的人生受到影响,出生的孩子该怎么活下去、会不会成为整个家庭的负担、会不会得不到普通孩子该得到的爱,都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。

但是对反堕胎团体来说,这些似乎根本不是事儿。他们的核心诉求只有一个:别杀死婴儿,剩下的该咋办咋办。

在这种潮流的影响下,去年阿拉巴马州通过了 " 全美最严格的反堕胎法案 ",法案规定,只有在需要挽救孕妇生命时才允许堕胎。

也就是说,即使女性是因为强奸、性侵等原因怀孕,也不允许在怀孕 6 周之后堕胎,故意堕胎最高可判处有期徒刑 30 年。

在当时,法案引发了轩然大波,被强奸后堕胎却要坐牢,完全是把女性当做生育机器的规定。反堕胎法案之下,6 周大的婴儿似乎要比成年女性的权利更重要。

开倒车的不止美国,波兰最近也刚刚通过了 " 最严堕胎禁令 ",不允许堕掉畸形儿童。

虽然规定强奸、乱伦及母亲健康有危险的情况可以堕胎,但这也同样意味着,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堕胎都是违反法律的。

禁令引发了强烈的反抗和游行,全国约有 50 个城市遭到封锁。人们走上街头呐喊发声,要求撤回不合理的堕胎禁令。

" 她的身体,她的选择 "

各国因堕胎问题引爆舆论的案例也有不少。去年,萨尔瓦多 21 岁的女孩被黑帮轮奸怀孕后生下死胎,本该是最大受害者的她,却因为严厉的堕胎法被怀疑是杀死婴儿的凶手判刑 30 年。在舆论的压迫下,女孩才最终得以无罪释放。

今年 8 月,巴西一位 10 岁女孩在被亲戚连续侵犯 4 年后怀孕,随后在堕胎诊所前被反堕胎群众围堵辱骂。

事情曝光后引发了极大的争论:比起惩罚强奸犯,反堕胎群体觉得保住强奸犯的孩子反而更重要。

在日本,堕胎需要取得本人及配偶的同意。具体到实际情况中,部分医疗机构竟会在为被强奸女性的堕胎中,去寻得强奸者的堕胎认可。

根据联合国 2019 年的一份数据报告,有约 40% 的国家即使是在强奸和乱伦的情况下也不允许女性堕胎,30% 的国家更是完全无视女性生育时的健康状况,强行推行堕胎禁令。

很多国家推翻过反堕胎禁令,很多成功的背后,都有数不清的女性为争取自己身体权利做出的努力。

越来越多的女性在觉醒,她们知道女性应该掌控自己的身体,应该为自己做出决定,应该拥有生而为人最基本的自由。但是在 2020 年的今天,我们依然能看到女性的权利被进一步压缩。

2018 年爱尔兰全民公投,以压倒性的优势推翻了禁止堕胎的法案

回过头来再看美国,到 2019 年,已经有 28 个州拟定或是已经出台了反堕胎禁令," 罗诉韦德案 " 的效力现在看来似乎已经岌岌可危。

这也是所有人对巴雷特就任大法官一事最担心的一点。没有人能预料到她会不会在有燎原之势的禁令之上给出临门一脚,让联邦最高法院从此彻底堵住女性堕胎的路。

我们当然不希望看到堕胎禁令重新在大范围内盛行,但当舵手握紧了船舵,没有人知道最终船会驶向何方。

暴雨来临前,目之所及皆为惊涛骇浪。

来源:英国报姐

编辑 曲传依

值班主编 张颖

以上内容由"ZAKER哈尔滨"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头条新闻

头条新闻

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

订阅

觉得文章不错,微信扫描分享好友

扫码分享

热门推荐

查看更多内容

ZAKER | 出品

查看更多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