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

朝鲜战场上的奇耻大辱,180 师失去最后一次机会,被俘五千余人

1950 年朝鲜战争打响之后,志愿军的进展非常顺利,连续展开几次战役,将李承晚的军队赶了回去。但是,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,依靠强大的海陆空优势,强行组织一场反扑的大计划。而志愿军司令部得到相关情报,下令部队分批后撤的过程中,有一个整师的志愿军,在鏖战之后绝大部分被联合国军俘虏,这成了彭总心中的痛。那个师,就是备受争议的 180 师。

志愿军第 180 师的前身,是晋冀鲁豫野战军第 8 纵队第 24 旅,于 1947 年组建。1948 年 5 月改称华北军区第 8 纵队 24 旅。

1949 年 2 月,全军统一番号,始称 180 师,归第 18 兵团 60 军建制。1950 年朝鲜战争全面爆发,正在四川川西剿匪的 180 师兼四川眉山军分区,得到命令开到河北集结整训。次年 2 月,180 师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 3 兵团 60 军序列,入朝参战。

师长是郑其贵,参谋长王振邦,政治部主任吴成德,下辖三个团,总兵力一万一千多人。

180 师入朝参战后,发挥了敢打敢拼的优良传统,一直冲在最前面。在经过几次战役,180 师战斗减员两千余人,全师总兵力为八千人左右。

1951 年 5 月 16 日,五次战役的第二阶段打响。180 师配合其他的兄弟部队作战,打得很勇猛。全师渡过北汉江。539 团克杜武洞,540 团克仓村里,538 团在新店里与美陆战 1 师遭遇,击毁坦克 10 辆,歼敌一个连。

5 月 20 日,志司在察觉到联合国军的反扑计划之后,考虑到志愿军的战线拉得太长,往前冲锋的速度太快,容易被对手反包围等因素,于次日下达命令:由于我运输工具缺少,粮食弹药接济不上,西线美军又已东援,使我继续扩大攻势困难增加,为此,第五次战役暂告结束。

按照志司撤退计划:各兵团相互掩护,于 23 日晚即开始向涟川、铁原、金化、华川一带转移,避开联合国军的反包围 ……

三兵团在接到撤退命令后,作出了撤退方案:60 军担任阻击任务,掩护兵团和兄弟部队后撤 ……

5 月 22 日夜,60 军军长韦杰发出撤退命令。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,自然落到了 180 师的头上。

韦杰深知自己的 3 个师要想归建,最快也要一天以后。而 180 师要堵住 15 军撤退后留下的战线缺口,即使部队能及时赶回,但面对如此巨大的缺口,别说完成掩护兵团撤退的任务,就是 180 师也自身难保啊!

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只能坚决执行。

180 师在接到阻敌的命令后,立即展开了部署。同时,派人与右翼的 63 军、179 师取得了联系,协商好了共同阻敌的问题。然而到了 23 日 11 时,180 师侦查员报告说:"63 军的阵地上出现了美军,他们可能已经撤退了!"

原来,63 军在遭到美军攻击后,军长傅崇碧判断部队随时都有被包围的可能,于是下达了全线撤军的命令。遗憾的是,由于情况紧急,这两支部队在撤退时都没有与 180 师打招呼,致使美 7 师和南朝鲜 6 师趁虚直入。

5 月 24 日。

180 师当面之敌是美 7 师,美 24 师,韩 6 师已发现 180 师两翼空虚,迅速从 3 兵团和 19 兵团的空隙穿过,渡过北汉江。坚守城皇堂渡口的 540 团炮营和一营三连在营教导员任振华的指挥下,坚持到最后一兵一弹,任振华拉响最后一枚手雷,与敌同归于尽。

联合国军控制北汉江渡口,180 师三面受敌。

180 师立即将这个情况上报给了军部,韦杰深感大事不妙,他立即命令 180 师在天黑时撤出阵地,向北转移。

如果这一命令得到有效的执行,180 师还是有机会能够转移出来的。但是,正当 180 师撤退时,兵团发来电报,意思是要求:各部在没有运走伤员之前不准撤退,如伤员已安置妥当,可立即撤退。但是,对兵团的电令,军部却理解成为:60 军必须掩护全兵团的伤员转运。

就这样,接到命令的 180 师,失去最后一次突围的机会。

其实,韦杰也已预感到了 180 师的危机,令他无奈的是自己手中已无增援部队,179 师和 181 师早已撤退,无法向 180 师靠拢。副军长查玉升建议把 180 师撤回北汉江北岸以防不测,但韦杰认为 " 一定要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。" 并对 180 师下达了:在北汉江南岸阻击敌人 5 天的期限。同时,他下令 179 师:组织兵力阻击美军,要尽最大努力保障 180 师侧翼安全。

然而,在那种全线撤退的情形下,179 师已经没有能力去支援 180 师了。

当韦杰意识到问题严重,下达直接撤退命令的时候,指挥部与 180 师失去了联系。原来 180 师的电台被炸毁,破译员也牺牲了。180 师接到的最后一个命令,那就是坚守 5 昼夜。

忠实执行军部和兵团部命令的 180 师主力,在芝岩里以南陷入了 5 倍敌人的重围,师长郑其贵虽然看到了自己的困境,但是他毅然执行上级的命令,让队伍不惜一切代价与敌人纠缠,保护友军完全撤退。

坚守九唇岱山的 539 团二营五连,打退敌军一个营的进攻,歼敌 130 名。最后弹尽粮绝,全连指战员与数倍于己的敌人展开白刃战,全部牺牲。

坚守鸡冠山的 540 团一营三连、二营六连、三营八连九连的指战员,也都是在打退敌人多次进攻,在弹尽之后用刺刀英勇拼搏,流尽最后一滴血。

终于,180 师在几乎弹尽粮绝的情况下,终于等来了通讯员送来的撤退命令,郑其贵觉得队伍已经被分割包围,便下达了各自突围的命令。也正是由于这道命令,180 师的悲剧不可逆转了。

经过一番生死突围,180 师师部领导机构突围出来了,但全师 1 万余人损失了 7000 人,其中 5000 余人被俘,政治部主任吴成德负伤被俘,成为志愿军被俘的最高级别将领。

180 师,成为中国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奇耻大辱。

后来,有学者研究这段历史的时候,作出了几种假设:如果友邻部队在撤退时能与其及时沟通,180 师也不至于孤军作战;如果军部没有错误的理解兵团的电令,180 师还是有机会撤出战场的;如果副军长查玉升的建议被采纳的话,180 师肯定会有伤亡,但不至于损伤如此惨重。如果电台车不是被炸,也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;如果郑其贵当机立断组织队伍朝一个方向突围,也许能够冲出来 ……

可惜,战争没有假设!

以上内容由"酒香不怕巷子深"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头条新闻

头条新闻

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

订阅

觉得文章不错,微信扫描分享好友

扫码分享

热门推荐

查看更多内容

ZAKER | 出品

查看更多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