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

湖北女诗人写性爱一炮走红,花 15 万休夫,高调表白:我就是荡妇,你怎么着

余秀华不配爱李健吗?

" 战斗系女诗人 " 余秀华这几天在网上的讨论度还蛮高的。

起因是她发了一条示爱李健的微博:

可以看出,余秀华没有发私信骚扰偶像,连 @李健都没有,只是在个人微博表达一个粉丝对偶像的喜爱。

却有人对此感到愤怒,要主动跳出来指责:" 你这样是对别人的一种打扰,你想表达,别人未必想听。喜欢可以放在心里。"

余秀华直接怼了回去:

去你麻 $ 痹的!打扰就打扰,你又不是他老婆,自作多情!× 你娘

网友管得太宽,余秀华直接开骂,看起来好像有种微妙的平衡感。

喜欢哪个男明星、女明星都是个人的自由,谁还不能追追星呢?

余秀华喜欢李建不是一天两天了,她曾多次写诗示爱李建:

看到她骂脏话,网友指出不文明会被封号,她也直接毫不犹豫的骂了回去:

回到事情本身,余秀华表白李健,何错之有?

为什么网上众多的女粉丝可以明目张胆喊自己的偶像 " 老公 ",甚至喊出 " 我想睡你 "、" 我想和你生猴子 " 这样的露骨、肉麻的话,余秀华仅仅表达了一些来生对偶像李健的美好愿望都不可以吗?

网友认为她是残疾人、是农村出身,所以不配爱李健,这种思路实在太卑微、太可怜了。

不错,余秀华是脑瘫,是农村妇女,然而,她热爱生活,她也有爱的权利,她也渴望爱情,为什么余秀华对来生的美好期许要被指责?

值得一提的是,李建妻子早就知道余秀华喜欢李建,还鼓励过追星的她。

甚至李建本人还转评过余秀华的微博,对她表示过欣赏。

这样被正主盖章力挺过的粉丝,还会被网友指教怎么追星,也是挺迷惑的。

其实,余秀华的刚健、前卫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作为一个出身农村的残疾诗人,她的走红就刺激到了很多人的神经。

那首成名诗,《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》除了让她爆红,也给她招致了很多谩骂。

因为这首让她一夜成名的诗,很多人骂她是荡妇,说她写的诗歌是荡妇体质,骂她粗俗、低贱。

余秀华的公开回应也很直接粗暴:

" 我想我就是个荡妇你怎么着吧 "

天下苦键盘侠久矣,既然对她用 " 荡妇羞辱 ",那她就大方承认我是 " 荡妇 ",然后再做一个 " 泼妇 ",让键盘侠挨骂都无话可说。

对于别人用身体残疾来攻击她,她的反击也很切中要害:

不屑于所有的怜悯:

还有网友一边骂她,一边教育她要有教养,也是很分裂了:

有人用恶毒的话来羞辱她:" 没人睡你,可悲。"

她用同样恶毒的话回击:

去你妈 × 的,你有人睡就不可悲吗?

有人指责她:" 这就是‘文人’的素质吗?"

她直言不讳,流氓就是用来打的,还用了感情色彩强烈的惊叹号:

你让我跟这些叛徒和流氓讲素质?咱祖国培养的素质就这么低下吗?流氓是用打的!

对于这些骂她的人,余秀华这么回复:

她不够优雅得体、甚至看起来气急败坏,但是她总是让人感到通体舒适、酣畅淋漓。

之所以说她有颗刚健的灵魂,就在于她根本不接受这些低级的规训。

她不加掩饰的表达自己的爱和欲望,对于那些要站出来规范她的网友,她一一反击,她对蠢人们批评是决绝而深刻的,这样的女诗人在当代这个社会无疑是非常可贵的。

余秀华的通透,是见过山不是山、人不是人之后的大彻大悟。就像她自己说的:

" 我一哭,世界就鼓掌。谁在消费谁,我心里很清楚。"

余秀华憋屈的前半生

有些人的出生时衔着美玉,有些人出生时却因为倒产缺氧而终生残疾。

余秀华,1976 年出生在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,一出生时父母就发现这个女婴不太正常。

因为出生时倒产,脑缺氧而造成脑瘫,余秀华 3 岁时依然无法坐立,而且口齿不清,口水不断。

从她 8 岁起,父亲余文海每天背着她上下学。到了 10 岁,余秀华才开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。受小伙伴嘲笑时,她永远 " 是只沉默的羔羊 ",不知怎么回击。

好在上学后的余秀华终于找到了一丝慰藉。因为她很聪明,在学校的成绩一直都很不错。这是她憋屈人生里的一点星光。

她试图拨亮这星光,却又自己吹灭了这星光。

初中毕业后,家里不打算让她读书了,余秀华自己跑去中学校长家,恳求读书。这才如愿升入高中。

但高二那年,余秀华便自己辍学了,把书本都烧掉了。原因据说是在一次考试中老师嫌弃她字丑给了很低的分。

这两件事连在一起来看,感觉余秀华其实挺酷的,她的勇气在那时就展现出来了。

她完全没有在怕的。读书还是不读书,都是她自己决定的。即便有阻力,她也都达到了目的。

余秀华,从来都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。

年轻时的她在思想上就是无比独立的。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四肢,但是却在努力主宰着自己的人生。

可惜在婚姻上,她还是没能主宰自己的人生。

19 岁的时候,父母给辍学在家的她找了个婆家早早结婚。

而为余秀华挑选丈夫的标准就是:只要对方看得上她就行。

但彼时的余秀华根本不知道婚姻是什么。

20 年前,在民政局,19 岁的余秀华拿着结婚证,就说了一句:" 现在拿结婚证,以后拿离婚证。"

实际上,余秀华结婚没多久就提出要离婚,但被爸妈拒绝。父母觉得余秀华身患脑瘫,在农村能结婚已属不易。

但随着岁月蹉跎,余秀华的精神世界愈发富足,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就愈发厌恶。对于这些厌恶,她在媒体面前都掩饰不住:

" 我讨厌他还需要理由吗!" 余秀华十分用力,以致嘴里喷出口水," 这个人(尹世平)比我大 13 岁,但实际上是一个小孩子,他来我们家的时候,觉得委屈,厌恶我的身体怎么这样,对我态度不好。"

余秀华说,当初去尹世平家,也被人指指点点,说他娶了个残疾人," 我再也不去了。"

虽然结婚了,可是两人的感情并不好,下雨天,余秀华因为疼痛难忍摔倒在地,可是在一旁的丈夫却袖手旁观,无动于衷,既没有一句安慰的话语也没有搀扶的举动。

因为在丈夫的眼里,女人就是头猪。

有一年,丈夫在荆门打工,老板欠他 800 元。春节来临,丈夫拉着余秀华去讨薪,到了厂门口,就让余秀华拦老板的车,因为 " 你是残疾人,他不敢撞你 "。

余秀华反问,如果真撞过来怎么办?

丈夫沉默了。

余秀华明白了:自己在丈夫眼中就只值这 800 块钱,甚至还不如一头猪的价钱。

老公打工的钱从来不给她,自己想出去打工,没人要。这段无爱的婚姻让余秀华失望至极,经济上的困顿也让她萌生了一个想法——给自己谋个生路。

父母会老,丈夫靠不住,儿子会有自己的家。如果还想活下去,迟早会有 ( 讨饭 ) 这一天。

余秀华摇摇晃晃地去往了荆门市,观察天桥上的乞讨者如何行乞,自己也跟着拿了一个破碗。

但她没有成功,不是因为没有人愿意给钱,而是她跪不下去,做不来乞丐那一套讨生活的方法。

在命运的重重阻碍下,她开始寻求新的出路。

诗歌就是她的拐杖

在她的前半生,她曾努力活得像一个世俗眼中的 " 正常人 ",但生活逐渐向下滑落;在她的后半生,她接受了自己的缺陷,并为自己的世界定下规则。

余秀华开始从诗歌创作中寻找慰籍。

虽然,在农村,写诗更像是一个笑话,但对于余秀华来说,诗歌成了她生活中唯一的光和亮,那些感情丰沛的文字,足以安放自己无处寄托的孤寂灵魂。

她说:

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在摇摇晃晃的人间走动的时候,诗歌充当了一根拐杖。

作为诗人,余秀华是高傲的,激情的,但现实常常撕碎她的想象,而丈夫就是最大的 " 行凶者 "。

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尹世平无法理解妻子每天六点起床,八点做完家务活后,就坐在电脑前写诗。

" 他看我老在电脑前写诗不顺眼,我看他在那儿也不顺眼。"

2014 年,在名为 " 传灯录 " 的诗歌论坛,她的诗被一个名为 " 楼兰女子 " 的重庆诗友推荐给《诗刊》的编辑刘年。

刘年给出了如此评价:" 喜欢余秀华的诗,因为我也是农村长大的,因为也曾不管不顾,也曾痛彻心扉,也被世俗抓住头发在墙上磕。更重要的是,她的诗,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,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——别人都穿戴整齐、涂着脂粉、喷着香水,白纸黑字,闻不出一点汗味,唯独她烟熏火燎、泥沙俱下,字与字之间,还有明显的血污。"

文学圈的肯定让她的内心更加强大,也更不在乎世俗。

于是,那首《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》火出圈了。

然后,她的世界豁然开朗。她终于明白,世界尊重强者,而强者就是为世界定下规矩的内心强大之人。

一夜爆红之后,余秀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离婚。

但丈夫不想离婚,村里人也指责余秀华有钱了就想甩掉老公。

但那个平日里对她百般嘲讽的丈夫却死缠烂打:" 你出了名我就不离婚。"

她知道丈夫想要什么,给他打电话:" 你这个月回来离婚,就给你十五万,下个月回来,减为十万。"

果然,贪财势利的丈夫很快就回到了家,跟她去法院开开心心地签了离婚协议。

在键盘侠眼中,这是她的 " 黑料 ";但在她看来,这是自己这辈子做出过最正确的决定之一。

她曾写道:" 这一辈子,我从来没有什么梦想,也对生活没有指望。如果一定要说出一个,那就是离婚。这几年的幸运和荣光,最好的事情就是离婚。"

和丈夫相处了 20 年。

争吵、谩骂、屈就与绝不低头,构成了这二十年。

她太煎熬了。

有营销号说她 " 一夜爆红便踹开丈夫 ",她毅然怼回去:

她等了半辈子,才终于明白人要为自己的世界立规矩,而这才是她内心强大的根源。

前半生的压抑,让她 " 逃出牢笼 " 之后愈发 " 放荡 ",因为她明白 " 放荡 " 的背后是一股让人重生的力量。

余秀华不是天生的斗士,只是生活逼得太紧,她却意外跳出了高墙。在那之后,她发现了另一番风景。在她眼中," 做自己 " 三个字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空话,而是一句字字扎心的人生信条。

不管痛骂键盘侠,还是直白地表达情欲,背后都是一样的道理。

余秀华的强大是用半辈子的折磨换来的,就像她曾对环球人物记者所说的:

" 假如你是沉默的,海水也会停止喧哗。"

如今的余秀华,已经完全摆脱了过去的命运,活得像一个真正的诗人了。

她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女人:

你是个女人,你可以愤怒,可以勇敢的表达自己的情欲、性爱观和爱恨。

她曾鼓励大家按照自己的心愿活着,因为活着本身就是一种胜利:

她的尖锐和丰富,是来源于她的强大自信。

她对社会贴给她的标签," 残疾人 "、" 农村女性 " 都嗤之以鼻,她是实实在在的为自己而活的强大女性。

她的很多观念是很好的,认为女性应该独立:

真的挺佩服这个女人的。

命运给了她一手 " 最烂的牌 ",她却一步一步打成王炸。

这是一个倔强又清醒的灵魂,她用自己的一支笔,嬉笑怒骂,写尽人间百态,她不够优雅,不够温柔,但她却写进了无数人的心中。

在泥里生活,在云里写诗,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余秀华,她是独一无二的,也是特立独行的。

她竭嘶底里、粗野,甚至偏执,但也足够真实、勇敢,坚韧。就像田里的野草,想要在摇摇晃晃的人间,找寻到一点爱和自由。

希望她在这红尘里尽情享受,尽情咒骂,尽情追爱。

来源:一言

以上内容由"ZAKER新闻 | 湖北"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头条新闻

头条新闻

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

订阅

觉得文章不错,微信扫描分享好友

扫码分享

热门推荐

查看更多内容

热门订阅 换一批

查看全部

ZAKER | 出品

查看更多内容